阿兰图灵与苹果logo

Posted on by

昨天,卷福主演的《模仿游戏》删节片段曝光。视频如下:

片段的重点是图灵死后被警察发现的场景。而其中最触动人心的画面,就是桌上被咬了一大口的氰化物苹果。

虽然关于图灵的真正死因存在不同说法。但关键是,一位为世界和平做出卓越贡献的天才在战后因性取向而被迫害,最终英年早逝。这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所以许多人一边感慨一边讨论这样的悲情场景为何会被删掉。

也有许多人言之凿凿地提起一个流传多年的说法:

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图灵的苹果就是苹果公司logo的起源!



关于图灵和苹果logo的故事流传甚广,踪迹遍布海内外。

具体来说就是:

图灵在战后因同性恋身份而遭化学阉割,万念俱灰之下选择服用涂了氰化物的苹果自尽。苹果公司因感怀图灵对发明计算机所做的贡献,同时感慨一代天才的悲惨结局,遂用“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公司logo,向伟大的图灵致敬。

(请无视灰字部分)

证据①图灵有苹果,苹果有苹果。(那牛顿呢?)

证据②图灵的苹果是被咬过的,苹果的苹果也是被咬过的。(那白雪公主呢?)

证据③图灵对发明计算机贡献巨大,苹果是造计算机的。(不知道图灵穿不穿牛仔裤?)

证据④图灵是同性恋,早年苹果logo上有象征同性恋的彩虹色。(那谷歌呢?)

证据⑤乔布斯是图灵铁粉,而库克是同性恋。(设计logo时还没库克吧?)

文艺,伤感,凄美,人性,正能量,是人转。这的确是极其美好的故事。简直too good too be true。


通常,在微博上看到一条传言无法判定其真伪时,我都会跑到某位老师的主页去瞧瞧。如果他也直发或转发了,那么这事十有一二是真的。



寥寥无几!

短促有力的呐喊,振聋发聩的叹号!

我不争气地流下眼泪,又一次被老师感动了。


当然,我不是唯一一个被感动的人。

这个故事美好到连苹果帮主乔布斯都感动了。

乔帮主曾表示:

It isn’t true. But God we wish it were!

【译】这说法是假的。

但是哎妈俺们当年要真是这么想的该多好啊!


出处:BBC节目QI XL第一季第十三集中(2011年12月2日播出)油炸叔Stephen Fry回忆说,他曾问过乔布斯苹果logo是否与图灵有关。然后乔布斯说了上面这段话。

It isn’t true. But God we wish it were!

哎妈俺们当年要真是这么想的该夺好啊!

当年要真是这么想的该夺好啊!

真是这么想的该夺啊!

这么想的该夺好啊!

该夺好啊!

夺好啊!

啊!

(此处是故意读成二声的)



而当年乔布斯去世时大热的传记《乔布斯传》里也有类似的说法。


传记作者Walter Issacson在Introduction部分提到,自己从女儿处听到图灵和苹果logo的著名传言,于是写邮件向乔布斯求证。乔布斯表示:

他虽然也希望自己当年是这样想的,

但确实不是。

“He replied that he wished he had thought of that, but hadn’t.”


你以为当事人本人亲口多次澄清就能成功辟谣?我原来也是这样以为的。

直到两年前,我才发现我naive了。

老粉知道,我每年愚人节都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编出各种愚人节的来历忽悠人。不料,2013年愚人节时我在12年编的典故被人当成真事复制粘贴“借用”去了。不过抄就抄呗,反正这事举报给新浪也不会管,我还能怎么着呢?

结果后来一群人跑来骂我抄袭了他们X老师的内容。

在我放弃了解释“2012年早于2013年”这个复杂难懂概念的企图,转而澄清“这是编的典故,专门用来在4月1日忽悠人的,大家不信是我写的没关系,千万别当真被人笑话”之后,仍有不少人高冷地回复我“文盲多读点书,这典故大家早就听过,你百度都不百度就说X老师的内容是忽悠人,傻逼吧。”

当时我就觉悟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就算本尊现身辟谣都是木有用的。


所以显然只有乔布斯的话还不够分量。我们再来看看logo创作者的说法。

2009年8月3日,creative bits网站登出一篇对苹果logo设计者Rob Janoff的访谈。里面深入探讨了logo设计背后的含义。


五颜六色的苹果logo是在1977年跟Apple II电脑一起亮相的。当时Rob Janoff是Regis McKenna公司的艺术总监。因为苹果早期投资人Mike Markkula跟公司老板很熟,于是把设计logo的工作交给他们。

关于苹果logo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人说咬这个词bite暗喻计算机的字节byte。有人说是圣经里亚当夏娃偷食禁果。有人说是牛顿被苹果砸头发现引力。

Janoff表示,这些说法很有趣,可惜跟他的设计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说作为设计师,他常遇到类似情况。他们设计完某件东西的多年之后,突然有人提出一种说法,大家立马跟风赞同“哦对哦,肯定是这样!”然后说法越来越多。但其实全是瞎丁日扯(they are all BS),跟设计初衷一点不贴边。

而对于图灵和苹果logo的传言,设计者Janoff表示:苹果logo缺了一块并非在向图灵致敬。而只是为了让logo看起来不那么像樱桃而已。

他还表示,自己是设计完才听创意总监说有个计算机术语叫byte,跟bite同音的。


遗憾的是,这样的说法既不文艺,又不伤感,也不凄美,根本不传奇。所以,辟谣的内容根本无法得到广泛传播。


Janoff自己都承认,这样的解释是种let down(让人失望)。

所以有的网友表示,你乔布斯和logo作者说不是就不是了吗?咬了一口的苹果,计算机,同性恋,彩虹色,那绝逼就是苹果公司啊?你敢否认你就是太客观!

也有网友表示,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樱桃是什么鬼?

这事还得请乔帮主来解释。

其实苹果logo最早很古板老土。还记得我之前的推送【“扯蛋”的创始人:洛基】那篇的题图吗?


这就是苹果最早的logo。设计者是Ron Wayne,里面看书那哥们是牛顿。

这logo看着像是教育机构或者出版公司,完全没有今天苹果的简洁时尚独特高冷范儿。乔帮主也意识到这点,所以找人重新设计。设计师就是上文的Janoff。要求就是要简洁,要有创意,要时尚,还不能太萌。(Don’t make it cute.)

《乔布斯传》中记载,Janoff做了两款苹果形logo。一款是被咬的,一款是没被咬的。而Janoff在后来回忆说他做两款是怕乔帮主会觉得被咬过的苹果太萌。

结果正好相反。乔帮主觉得没被咬的logo长得像樱桃,于是把被咬的那款定为logo。

这,就是樱桃的典故。

脑补了一下满街群众拿着“樱桃Phone6”和加长版“车厘子Phone6”的场景,很是喜人。




而六色彩条的设计是从大地的绿色(whole-earth green)逐步过渡到晴空的蔚蓝(sky blue)。乔帮主当文艺青年时最喜欢的就是《Whole Earth Catalog》。或许这就是他选择六色苹果的原因。你可能没听说过这本杂志,但你一定听过里面的两句话。


所以六色彩带也并非是宣传LGBT,充其量是宣传LSD(此处是抬杠)。

因为作者说这六色是”psychedelic”,意思是“迷幻的”。

没错,就是嗑药那种迷幻。乔帮主做文艺青年时嗜好的另一个项目就是嗑药。(此处还是抬杠)


如果你感觉“擦这也太随意了吧?”那估计你可能没听过苹果公司名字的来历。

有人会问,难道真的是阿甘设计的?

当然不是,不过思路也差不多。


当时大家给公司起了各种奇葩的名字,比如技术型的Matrix,合成型的Executek,直白型的Personal Computers Inc. (苹果差点叫PC公司)…都不怎么样…

眼看着距deadline只剩一天。当时正在吃水果素食餐的乔布斯来到一家苹果园,脑袋里突然叮的一声:干脆咱就叫“苹果电脑公司”吧!

乔帮主解释说:“苹果”一词通俗有趣接地气,可爱温暖不吓人,可以消除“电脑”一词带来的陌生感和冰冷感。

而另一个原因是,这样他们在电话薄里就能排在乔帮主老东家Atari的前面了。

(我觉得第二个原因才是心里话蛤蛤蛤)



TLDR版:苹果logo跟图灵没关系。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次logo设计者Janoff的名言:

From a designer’s point of view and you probably experienced this, one of the big phenomena is having the experience of designing a logo for whatever reasons you design it, and years later you find out supposedly why you did certain things. And, they are all BS. It’s a wonderful urban legend. Somebody starts it and then people go “oh yeah, that must be it”.

TLDR版:各位你们想多了。


温馨提示,网上传言请勿轻信。不过我相信关注我的朋友们都有一双雪亮的慧眼。

那我就来考考大家,看你能否识别常见的网络传言。

题目:请选择下列哪一条网络传言是真的:

A: 谷大是妹子

B: 谷大是萌妹子

C: 谷大是90后萌妹子

D: 谷大是泡过水的林永健

答对也没有奖哦~

P.S. 顺手把《乔布斯传》的英文版epub文件传了网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查看原文链接下载。么么扎!

Category: 非常正经 | Tags: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