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shanghai了我~还一笑而过

Posted on by

【你shanghai了我~还一笑而过~】

英文也是如此,比如:

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入乡随俗

carry coals to Newcastle, 徒劳无益

corn in Egypt, 格外充裕

meet one’s Waterloo,一败涂地

而由地名引申出的词语中最好玩的是

“上海”


你知道“shanghai”在英文中做动词时是啥意思吗?

2013年就曾有人在微博上问过我这个问题。

(请无视我跟急宝的情歌对唱)


最早,shanghai是“抓壮丁做船员”。

后来变成“用坑蒙拐骗威逼利诱或强行绑架的

办法让某人去做某事”的意思。

这种抓壮丁的无耻行为始于英国皇家海军。

海军缺船员,而老百姓又不愿当兵,咋整?

硬抢。


后来,美国的船老板们也学会这项技能,并将其发扬光大。19世纪从美国旧金山和波特兰等地开往中国的船上,抓壮丁的情况极其普遍。于是人们开始用中国著名城市上海“shanghai/shanghaiing替代原有的impressment/crimping,作为“抓壮丁上贼船”的代名词。


上图是讲述旧金山抓壮丁上贼船历史的书籍

《Shanghaied in San Francisco》

下图是shanghai做动词的使用例句。


说到旧金山的shanghai历史,简直可以算是美国的武侠片。跟早期英国人一棒子干倒拖走的简单粗暴招数不同,美国人研发出了更方便有效的shanghai招数:

蒙汗药。

具体来说就是哄骗精壮青年汉子喝酒抽烟谈人生理想,然后在酒里偷偷放入鸦片等佐料,或者给汉子抽加了料的香烟。待汉子中计上套被麻翻之后,立即将其捆起来送走,卖给急需水手的船主。

当时,一个汉子能卖50块大洋。这样一本万利的商机吸引了各路豪杰来到旧金山,干起了人贩子的买卖。下图就是当年著名的shanghai人贩子全家福。



19世纪活跃在旧金山的shanghai人贩子中,最牛逼的是“上海之王”詹姆斯凯利(James “Shanghai”Kelly)凯利最初也是shanghai的受害者,后来他航海归来,开始报复社会,成为人贩子中的翘楚。

(当年卖掉凯利的人贩子叫 “上海小鸡”强尼德文Johnny “Shanghai Chicken” Devine)

凯利有多牛逼?据江湖传闻,某天旧金山港口同时出现三艘急需补充船员的大船。这么大的单子谁都不敢接也没法接。而艺高人胆大的凯利跟几船主拍胸脯保证:“全包在哥们身上,没问题!”

当晚凯利召开生日大趴体,邀请当地各路人士出席

肉随便吃!酒随便喝!嗨皮一整夜!

上百人闻讯赶来狂欢,结果喝着喝着就全断片儿……

再醒来时,这一百人全都已经成了船上的壮丁……

更牛逼的是,壮丁里不仅有劳力,还有不少人贩子

也就是说,凯利连同行都给卖了……


除了上海王凯利,上海小鸡德文之外,当时旧金山的人贩子大腕中还有一位女性高手,Miss Piggott。

Miss Piggott是酒馆老板娘,她常派出美女勾引汉子到酒馆寻欢作乐。进了酒馆之后,那些精虫上脑的汉子还没等一亲芳泽就会被一锤子砸晕or蒙汗酒麻倒,然后老板娘Miss Piggott按动机关,汉子咻的一下从地板上的暗门掉下,接应的人立马把人送走卖掉。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据说当年旧金山shanghaiing极为猖獗,每年都有上千名年轻男子被拐卖到远赴海外的船上。而且就连旧金山的民主党大佬 Chris Buckley及共和党大佬William T. Higgins都参与了抓壮丁的买卖。

直到美国国会通过Seamen’s Act of 1915法案,将shanghaiing列为重罪之后,这种抓壮丁的行为才慢慢消失。


我们再来看看当年著名shanghai人贩子的名号

狂拽酷炫,匪气十足

Jim “Shanghai” Kelly of San Francisco

旧金山的“上海王”吉姆凯利

Johnny “Shanghai Chicken” Devine of San Francisco

旧金山的“上海小鸡”强尼德文

“Shanghai Joe” of New Bedford

新贝德福德的“上海老乔”

Andy “Shanghai Canuck” Maloney of Vancouver

温哥华的“上海加拿大佬”安迪马龙

Joseph “Bunco” Kelly of Portland

波特兰的“老千”约瑟夫凯利

“One-Eyed” Curtin

“独眼”科汀

“Horseshoe” Brown

“马掌”布朗

Miss Piggott of San Francisco

旧金山的皮格特小姐

Chris “Blind Boss” Buckley, the Democratic Party boss of San Francisco in the 1880s

旧金山民主党大佬“独眼大佬”克里斯巴克利


最后让我们用卓别林的一张图片来结尾吧

顺便复习一下shanghai的动词用法。



P.S.最近受@迪拜新视野 邀请在迪拜游玩。一路走来,收获不少。等我回头慢慢整理慢慢聊。欢迎大家去关注“迪拜新视野”的微博和微信公共号。是非常靠谱而可爱的一群人~

(下图是用手机从俺酒店窗户往外拍到的帆船酒店。)

P.P.S. 今年5月8日-15日,中国迪拜周活动将在北京三里屯橙色大厅举办。帝都的朋友有兴趣可以去围观。

 

Category: 非常正经 | Tags: ,
Comments are disabled